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>>>财苑文摘
 
怀念外婆

2016-12-13 15:08:25      信息来源:

连日来的秋高气爽,那种沁人心脾凉,总是会让我想起我的外婆,就像外婆坐在弄堂里,为我轻轻摇曳着蒲扇,凉爽、舒适、温情。

我很想念她,一年四季都想念她。

在我小的时候,麦子成熟的季节,趁着下雨天,外婆指挥着外公将小麦背到磨坊里,磨成细细的面粉。磨坊里带回来的面粉,十分细腻,雪白中掺着一星星的麦色的小颗粒。然后,外婆会把它们变成一锅麦色的“红浆”,舀一勺晶莹的白糖,细腻、柔和、滑嫩、甜腻的味蕾刺激,我至今记忆犹深。“红浆”吃尽,晚餐时,便可见外婆的拿手菜——面筋嵌肉。这种手工“洗”出来的面筋,带着一股天然的麦香,掺杂着暮春初夏的雨的气息,总有一种让人无法抗拒的归属感。

暑假到了,我特别想念外婆。

听人说,外婆是外村人,在饥荒年代,家里兄弟姐妹众多,于是,外公家里用一篮子的米饭,就把貌美如花的外婆娶进了门,从此,柴米油盐、锅碗瓢盆地生儿育女,

外婆目不识丁,听不懂普通话。

记忆中的暑假都是在电视古装剧《戏说乾隆》、哭哭啼啼的《渴望》中慵懒地渡过。假期中,等父母出门,外婆接手家务,我们就开始守在黑白电视机前,一遍又一遍地看着电视剧,内心被剧情深深地打动。有时,往往入戏颇深,主人公情到深处,我们这些小观众也会赔上几滴同情的眼泪。这时候,最讨厌外婆来了。她不是收拾房间,来回走动;就是坐在边上,看着电视里流泪的姑娘,然后不断地问着:“她怎么哭了啊?她为什么哭了啊?快点给我说说……”

秋天就要到了,我更加想念我的外婆了。

外婆秋天的南瓜粑粑是那么甜糯,我却光顾着吃,没有注意到她那宠溺的眼神;外婆酿制的温暖的甜米酒,温醇香甜,我一碗接着一碗,却忘记了外婆手指上满目的冻疮;热气腾腾的方糕、团子出炉了,背后却是她长达几天就开始的劳作;瓦缸里金灿灿的咸菜与玻璃瓶里的萝卜干,都是外婆为我们全家老小手制……

冬天如果来临,外婆最是温暖了。

外婆虽然不认识字,但是手非常巧,做的一手好鞋,远近闻名。特别是这种季节,天不是很热了,孩子们开学了,有空暇了。外婆最喜欢端着鞋样,脚边放上了一口白搪瓷的杯子,腿上放着针线篮,一针一线地纳鞋底。外婆纳的鞋底可整齐了,那些雪白的鞋底整齐地码在针线篮里,鞋垫上满一个个密集的针眼像是机器打出来的一般,一圈又一圈。

外婆的鞋子一直要做到秋风尽,北风起,手指开裂。于是,一家子每人都能分到外婆做好的鞋子,外公爸爸一双藏青的、妈妈一双暗红的、我与表妹一双枣红的。外婆心细,每位男士的鞋面虽然颜色相近,但花纹绝不雷同;每个姑娘的鞋面花纹一致,但款式总是会稍稍有些变化。最为神奇的是,外婆做鞋子前,只用手掌丈量了我们的脚底大小,但做出来的鞋却从来都大小合适,从不掉鞋跟。

但是,那时候,我最讨厌穿外婆的布鞋,因为布鞋上脚总是有点勒。抗议了数次,但外婆坚持姑娘得穿紧鞋子,不然,大脚姑娘不好嫁。

小时候,吃饭不捧饭碗,被外婆用筷子敲手背;不好好学织毛线,一遍又一遍地拆拆织织,被外婆数落不聪颖;肚子饿急,吃了满满一大碗猪油酱油拌饭,胃肚不消化,被外婆心疼地不断唠叨;走路摔得膝盖破皮出血,被外婆责怪不够女孩子气……

我想念我的外婆,无时无刻不在想念。

我嫁人那天,我想跟她说,婚姻无关脚的大小,但她的布鞋穿了真的透气又温暖;孩子出生了,我坐在床边,为他们的衣物“密密缝”,我想跟她说,原来我的手艺也够“贤惠”;孩子淘气不听话,我也开始像您一般,不自觉地唠叨;寒冷的冬天,我为家人烤出了热乎的面包与饼干,我想跟她说,我也能像您般用心做出美味……最好的想念,就是传承。

外婆,我的家有我,你是否为我骄傲?想念你!

(嘉善县局  朱丽燕)

 

关闭窗口

 
 
 
财税首页
|
关于我们
|
法律声明
|
网站地图
 
  Copyright? 2008-2012 嘉善县财政局、嘉善县地方税务局、嘉善县国有资产管理局 版权所有
设计制作:嘉善县广播电视台新媒体信息中心 备案编号:浙ICP备14024835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