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>>>财苑文摘
 
记忆二中

2017-01-11 10:26:08      信息来源:

有一段时光在不经意中又被重现于心头,你我于是辗转反侧。那个年代,虽衣着朴素,可也遮不住青春的视角。深夜的忐忑唏嘘,呼吁千秋。纯洁的双眸凝视远方,是一双青春的渴望。那个时候,每人有自己的女神,每人有自己水一样的春愁。于是便梦着、梦着,于是也就带着各自的幻梦,懵懵懂懂地走出了象牙塔,于是,便各自四方。

1982年夏末,在哥的陪送下,我俩搭乘村里的挂桨机来到县城嘉善二中下滩的水上码头。农村学子的一副行头,被子褥子草席蚊帐锅盆瓢碗,那时还要自带米,由哥挑着,其他的我拿。走到兴贤桥贴对的南围墙,我着实吃了一惊,围墙断墙残垣,墙上野草丛生,似乎与全县最好的中学不匹配,墙上贴了红榜,走近一看,里面有我的名字,大舜中学考上共六人:姚永芳,我,沈新权,罗建新,王永清,张建荣。罗后来嫌魏塘离家远,未入学另选了嘉善三中。

二中正门东前是高中部,东后是初三部,是幢红楼,隔壁是大厕所。中轴线是行政楼、篮球场,西边是初一初二部,篮球场西边是实验室、图书馆乒乓室,后面是校办厂,再后面是操场,传达室西边还有片老篮球场,高中部东边是礼堂和食堂。

先是报到交费领书,班主任叫朱永奎,一口陶庄芦墟那边的口音,然后去食堂交米换饭票买菜票,再到寝室抢床位,那时的二中共有三幢学生宿舍,前后二幢是男生宿舍,中间是女生宿舍,意思为保护女生吧。前世作孽!高一一班的男生宿舍位于后面靠近操场楼下最东那间,边上就是厕所,夏天那个臭啊!我哥帮我选了个靠北窗的上铺,当时我们来的还是比较早的,还有选择的余地。

入学第一个寝室的人不全记得了,只记得三个人,一个是蔡旦,陶庄金沙人,篮球打得很好,现在嘉善电力公司,父亲是副营级转业干部,时任陶庄镇党委副书记。另一个是姚献峰,里泽人,现任县建设银行行长,其父当时县农业局上班,也是我的同桌。还有一个就是大舜老乡张建荣,现在做纽扣。

第一次班会,认识全县各乡镇同学,能记起来的有,魏塘吴春华,瞿明,汪霆,夏哲文,金卫东,西塘钟小明,天壬周斌,胡加平,徐爱萍,杨庙郁勇炜,洪溪邱纳新,这些都是坐在旁边的,其他记不清了。一班女生不多,但少而精,譬如汪霆就是一位美女,之所以对她印象深,除了她的外貌,还有她的歌喉,当时第一次班会,她唱的程琳的《小螺号》至今历历在目,余音绕梁。当时她的穿着打扮也是比较时髦的,白衬衫百褶裙,身材窈窕,水汪汪大眼睛,齐耳短发,学生刘海。

哟!回到家看到口琴,又想起一班有个口琴王子,叫范荣,陶庄人,重音口琴吹得极好。又想起后来考入中山大学的大通同学周玉祥,还有汾玉的陈勇、沈静华,他俩中专毕业后皆分在杭州,还有个善西的罗盛强,大学毕业后,工厂解散,后来自己创业,办了个玻璃雕花厂,我还帮他推销呢,还有现嘉善工行的杨蕴伟,干窑人。

二中当时还有劳动课,要去市河对面的陆军农场劳动,收割庄稼,种菜,那边还养着几头猪,食堂里的剩菜剩饭给它们吃,一长膘,就宰喽烧红烧肉,吃红烧肉也蛮有趣的,因为当时学生吃饭是圆桌制,吃饭有先来后到,为防止先到的只挑精肉吃,故桌长想了个办法,沙锅内放一调羹,然后顺时针方向旋转,圆盘停下后,从某人开始依次对号入座,这样比较公平,哈哈!

当时一班的语文老师刘珂韵,物理老师陈雪林,化学老师柯智德,英语老师朱佩秋,还有个数学老师老白头,上海人,叫不出了,教函数,映射,区间之类,住在食堂西边的老房子里,刀子嘴豆腐心,政治老师谭引娣,体育老师徐焕宗。二中教导处有个出黑板报、写通知和红榜的老师,他不教高中部,但粉笔字、毛笔字写得极好,当时沈鸿宾的字有点像他。

高一上同桌是姚献峰,高一下同桌钟小明(西塘人,其父在上海工作,从上海番禺中学转来),高二上同桌郁勇炜(现杭州铁路局火车司机)。由于初中时物理、英语基础太差,到高中每次考试都岌岌可危,故毅然决然转班。当时高二上班主任赵国民老师叫我慎重考虑,还说我比较有勇气,因为二个原因,一是一班就我一个男生去文科班,二是当时有种偏见,理工男吃香,去文科班皆读不出书去混混,亦叫“混科班”,呵呵……于是到了高三(3)班——文科班,于是便演绎出一出又一出文艺2B青年的《相逢是首歌》。

分班其实是自己命运的一次转机,同时又认识其他三个班级的同学,扩大了朋友圈,最大的亮点是文科班美女如云,读起书来养眼,书也读得出了,脑也不拙了(爱因斯坦相对论,哈哈~~),用现在时髦的话说——脑洞大开。比如说,我的英语从考入二中那可怜的几分一直到高考的87分,同时对史地也感到无限的兴趣,以至现在也有“世界辣么大,偶想去走走”的冲动。有一事我至今弄不懂,文科班当时怎么还考生物?

关于文科班女生,从毕业照看23人,其中8个走读生。 

先讲走读生,从结伴上下学情况看,吴群和李强一组,李瑛与王洪一组,汪玉蓉与王伟萍一组,好像这三组皆同桌,胡斌、杨诗青各单飞,因为她们不同桌。吴群皮肤白皙,穿着整洁大方,有一件似海魂衫般的上装很引人注目,双眼皮特显,你不多瞧几眼都不行,当然就当时来说,这些都是纯洁的眼光(此处应该有掌声)。李强么,美女中的战斗机,英文课代表,穿着都带有点洋味,扎着一对大辫子,杨玉环式的肥美,估计暗恋她的男生不少,某男生借排练话剧《项链》之便,穷追不舍,但终究凤凰男斗不过洋公鸡,哈哈。李瑛,瑛子,我们现在的警姐,脸上始终带有标志性的微笑,且有两个可爱的小酒窝,不去当空姐可惜了。话说王洪,号头蛮大,声音宏亮,扎一对小辫,目光平和,慈祥可爱,静若处子,动如脱兔,其父据说是当时某乡镇的领导。汪玉蓉,字如其人,冰清玉洁,濯清涟而不妖,扎一马尾巴,金嗓子,是文科班女歌手,标准的玉女,其哥据说是清华高材生。王伟萍,从搬到魏塘西城门一带,每次步行上班路过卖鱼桥,脑子里总掠过王同学在桥边的工商银行呆过。个子媲汪,眼神一直笑眯眯的样子,平时话不多,如果说汪是最佳女主角的话,最佳女配角非萍莫属。杨诗青,诗情画意的名字,一副林黛玉进贾府的样子,不敢多说一句话,不敢多走一步路,属男神保护型女孩,但与黛玉不同的是,杨贵人笑容可掬。胡斌,如不见其人的话,看其名以为是男生,她坐在我前座,所以更直观,齐耳短发,身材匀称,冷艳,住宿生早自修早,所以我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,每天早上能看到美女在我面前背着个书包款款走来,似模特走秀,无限风景,属窈窕淑女,君子好逑型。王园新,14年前罗星阁同学小聚,

 

变化那个大呀,若现在街上碰到肯定不认识了,以前大圆脸,胖妞,深度眼镜,2002年已出落得瘦长马脸隐形眼镜,后来看我与她干杯的照片竟不认得与谁干杯?还是群里孙建明提醒才知。孙建明,双眼皮大眼睛,小个子女中音,经姚景青提点,知是陆老师最钟爱学生之一,历史常考第一,背功好记忆强是块料,目前司职档案馆也贴对六家浜。姚景青,女学霸,平时与其说话不多,更多的看见她背书的状态,她外地转学过来我前天在群里才知道,属秀外慧中型。费锦红,干窑人,我班干窑的很多,还有王园新、阎跃明、宋金德、李国平等,干窑当时属嘉善第三大镇,后来在工作中与干窑人打交道中明显感觉到,干窑人敢闯敢冒,执行力强,这种品性便反映在学生时代的费锦红身上,从近期照片看,费美女保养得与学生时代一样一样的,甚至还要年轻,读书时倒还有几根白头发。她也是当时的团组织委员,我的入团介绍人。她目前是教授也是兼职律师,打官司找她。

说说文科班男生,全班14男生, 10个住宿4个走读。男寝我和一民上下铺,海蛟白头发多,经常梳头,何镇那条老篾席夏天很凉,一民的炒米粉很好吃,春其背书很认真,国平经常写诗,尽管他的字一塌糊涂,但他很执着。宏伟头颈上好像动了个小手术,泉明的老爸很憨厚,有一次正在上课,他老爸径直走进教室,送钱还是送米,谁言寸草心!金德一直笑嘻嘻很低调的样子。4个走读生,袁洁擅长蛇拳和象棋,鸿宾擅鹰爪拳和书法,尤其小楷,立明擅足球右边峰,我谓之文科班古广明,至于单租房子住的沈健,成熟得早,长发围巾金丝边眼镜,有时候还抽个小烟,一派文艺青年的样子,是个散文爱好者,常在一些书刊上发表散文。当然我们男寝也人才济济,比如何镇的篮球,双手三分命中率极高,宏伟和泉明的黑板报,泉明的《项链》男一号,李国平的诗和远方。

说说几位老师,金志明老师教语文,综合他教过的历届学生,评价他的课堂质量和效果,一个字:赞!这就是重点中学名师。他讲课不落俗套,风趣幽默,分析问题切中要害,行草楷篆隶书样样精通。他烟瘾大,课前课后都要大吸几支,他给我毕业留言是:“乐土可亲使人失进,逆境可畏使人奋进。”可惜他已离我们而去!孙春旭老师是当时的校长,可一点没有校长的架子,且不脱产仍一线教我们解析几何,我哥也是二中生,听我哥说,孙老师的解析几何教得极好,后经证实,他循循善诱,思路清晰,融会贯通,容易掌握。毕业证书上校长的章苍遒有力,后来听说他退休后到台资企业当顾问去了。陆佩珠老师是我们的班主任,就我们这些农村来的住宿生来说,陆老师似慈母般关心我们,历史又教得好,最令我感动的是,当高考成绩下来离分数线差10分时,湖州师专又有降分优惠政策时,她长途电话致电湖师,帮我力争,一生中碰到这样的老师足矣!

嘉善二中,我深爱的母校,梦里依稀,说不完,道不尽,谨以此文献给85届任课老师和同学。

(作者:嘉善县地税局税政科 陈学智)

关闭窗口

 
 
 
财税首页
|
关于我们
|
法律声明
|
网站地图
 
  Copyright? 2008-2012 嘉善县财政局、嘉善县地方税务局、嘉善县国有资产管理局 版权所有
设计制作:嘉善县广播电视台新媒体信息中心 备案编号:浙ICP备14024835号